河北排列7开奖历史记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全部文章 > 專題文章 > 皇城根下 >

皇城探奇(一)池子與長街

作者:李哲  編輯:  來源:旅游雜志社   時間:2019-03-25 14:23:44

  名字來由有意思
 
  長安街上,天安門兩側,高高的黃瓦紅墻,便是皇城墻了。紅墻上開兩個黃瓦拱券門,分別寫著三個遒勁大字“南池子”“南長街”,這些都是民國舊跡,算來也一百年有零了。東邊的是南池子,西邊的是南長街。南池子再往北,是北池子,南長街往北,那自然就是北長街了。您看,北京傳統的地名設置,有時就是這么直白。
 
  其實以前更直白,這兩條街干脆是一個名字。那時候就懂得共享經濟了,在清代不同的地圖上,一會兒兩邊都叫南長街、北長街,一會兒都叫南池子、北池子。只是到了民國初,要在這南邊皇城墻上開洞通長安街,才要書寫門楣,這才刻意區分了一下,既然倆名都叫過,那就一人一個拿去,不謝。










 
  清代還叫過“池街”,這是更早的稱呼,或者干脆就是不同念法。北京好些地名,既沒有被正式命名過,也沒有寫出來掛哪兒,口耳相傳,約定俗成,也就會念串音。本來民間口頭的地名,總含混不清,再加北京人說話滑溜得抓不住,也就各種轉音,真要寫出來,就各有其字。比如演樂胡同,還曾經被記為“眼藥胡同”;什錦花園胡同也是從“適景園”“十景園”一路變換過來的;明代的把臺大人胡同,到了后來干脆就寫成了八大人胡同,而這跟驢市胡同-禮士胡同又不一樣,驢市雅化為禮士,那是民國政府的講究,這演樂變眼藥,適景變什錦,把臺大人變八大人,則就是轉了音,漏了字兒。
 
  無論池子還是長街,看來都跟池街諧音,其實池子也好,長街也罷,所以被選取,那是因為凡人易解,本來就是長長的街巷嘛,甚至還會讓人覺得這邊應該是有水池子的。可偏偏落到地圖里、字面兒上,又是池子、長街混著。更有甚者,在《宸垣識略》這么正經八百的書里,上一句還池子呢,下面就寫成長街了。甚至還有東長街的說法,那就更是把兩條街只區分東西,不區分名稱了。說白了,在更早時代的人們眼里,這只是分列紫禁城兩側的兩條功能相對單一、位置相對僻靜的道路。
 
  而這“池街”的說法,就值得立案調查了。如果說池子長街我們還能一聽就明白,那么池街就有點費勁兒了。池街又是從何而來呢?咱們還得順藤摸瓜往前捯。
 
  在明代記錄皇宮禁地的《明宮史》《酌中志》這些書里,還有更正規的寫法“馳街”“馳道”,那是明代人的叫法,其實就是皇家馬路,那時這兩條道還很清靜,類似于故宮里高高的宮墻夾著的“永巷”,而又比永巷更寬、更適合跑馬通行,所以叫馳街、馳道。






 
  而且位置也特殊,在紫禁城護城河外,緊靠內皇城墻,離外皇城墻還有相當的縱深,很適合安全防衛,對于重要警衛對象的出行,這里是比較放心的所在。內皇城墻咱們另文專述,那是明代專有,清代廢弛的皇城遺構,還有一段,但一般人不知道。后來承平日久,皇城防衛漸弛,天子又向來推崇個與民同樂,講究個前朝后市,所以皇城內有了定期的宮市等等,到清代又取消明代內府二十四衙門,收縮了皇家禁地范圍,皇城內有了市井生活,這東西兩側的南北馳街才變成了居住經商、功能多樣的街道,于是明代很分明的馳街,便含糊成了池街、長街、池子。
 
  大概是這么個變遷吧,百姓口耳相傳,時代滄桑變遷,肅靜變為熱鬧,威儀范兒轉而為煙火氣,也就有了如今的稱呼。
 
  皇家的地界皇上的路
 
  根據明代宮里人記錄,當時崇禎出行游景山是有專門路線的,看看下面的記錄,您再親自去原路走走,就能感受到這種變遷了。
 
  據《明宮史》載,崇禎皇帝游景山禁苑的線路是:出東華門和東上門,沿東衛城與東禁城之間的“馳道”北行,過東上北門,至“東長街”北口,折向西行,至北上東門外,又折向北行,入山左里門。游畢,皇帝過北上門,入玄武門返回宮中,其他人則按來時原路返回宮中。
 
  這“馳道”“東長街”,便是今日的北池子大街,只是當時還有各種門禁,各路段還有細分名稱而已。只是不知崇禎帝最后一次去景山,是不是走的這條線兒,也真是可悲可嘆。同樣可嘆的,是東上門、東上北門、北上東門,這些都沒了,天子門庭又如何?禁衛森嚴又怎樣?照樣隨著風云變幻消失得無影無蹤,如今南北池子和南北長街上,也只剩了幾座皇城寺廟和零落舊居而已。但卻都是神秘而又精彩的歷史遺存。








 
  在明代,皇城曾設有“四司、八局、十二監”共24個為皇家服務的衙署,稱為“內府二十四衙門” ,劉瑾、魏忠賢這些大太監便是在這些衙門里起來的。到清代,這24個衙署又被改編為內務府“七司三院”。這些機構有相當一部分就分布在南北長街及南北池子兩側。
 
  明代用內皇城墻來屏隔這些衙門,所以才有了內皇城墻同紫禁城之間的馳街,供皇帝安全出行。后來清代開放皇城,南北池子和南北長街的內皇城墻逐漸消失,御道變通衢,衙署改了寺廟或民居店鋪,馳街也就成了池子和長街。
 
  明修皇城清修廟
 
  清代的皇帝愛修廟,尤其康乾盛世那些年,而且還特會改造提升。您比如說,雍正皇帝就在北池子路東混堂司澡堂舊址上建造了供奉云神的凝和廟,當年常有進京官員落腳住宿。廟址就是現在的北池子小學校,大殿及御道尚存。這位皇帝爺有意思,本來是公公們洗澡的地兒,愣給改為了云神廟,倒也不枉了澡堂子幾百年云蒸霧凝的熱騰勁兒。
 
  不止于此,雍正帝一口氣修建了風云雷雨四座廟宇,昭顯廟(俗稱雷神廟)、宣仁廟(俗稱風神廟)、凝和廟(俗稱云神廟)、中南海的時應宮(宮內供奉龍神),合并為清代皇城祈雨廟。咱們八卦一下,其中的宣仁廟(風神廟),所代表的是巽卦,宣仁廟南便是凝和廟,按卦位正在紫禁城東南,所代表的是坎卦,即表示水凝結成的云氣。
 
  宣仁廟雍正六年敕建御題,位于北池子大街2號、4號,以前做過小學校、中醫院,醫者仁心,倒也不算跑題。此廟規制仿中南海時應宮(雨神廟),可謂風雨同舟。正殿內祀風伯,后殿內祀八風神,即東北炎風、東方滔風、東南熏風、南方巨風、西南凄風、西方飂風、西北厲風和北方寒風的總稱。1926年一位德國建筑師游歷北京時,選取了一些照片放到他的書里,其中就有風神廟的鐘樓,也許是他覺得石券拱雕花很有特色吧。






 
  紫禁城西邊的北長街上,則是雷神廟——昭顯廟,昭顯廟所代表的應該是震卦,但是跑到了故宮的正西,也許是西邊處于大內和西苑之間,地界狹小,不易選址,直接用了明代的舊監庫址;東邊則衙署民居眾多,相對開敞,選址更有余裕。廟為雍正十年(1732年)建,門額御書,位于北長街71號,現僅存大殿和影壁。整座廟坐北朝南,臨街外垣門則東向。現為市級文保單位,由北長街小學占用,東邊的鐘樓曾是少先隊大隊部,西邊的鼓樓是體育器材室。民國時在此成立教育會,至今其墻外還有教育夾道。至于中南海時應宮,原位于紫光閣北,今已無存,龍王爺也顛兒了。但也許沒走遠,因為另有一說,北長街路東的福佑寺(康熙帝避痘處)后來做了雨神廟。
 
  福佑寺位于北長街20號,始建于順治年間。此地最早為康熙皇帝避痘之處,也正是因為得過天花,康熙得以繼承皇位,正所謂因禍得福。雍正元年擬分給寶親王也就是后來的乾隆帝作為王府,但他并未遷入,登基后改為喇嘛廟,名福佑寺,這個名兒跟他爺爺避痘自然是大有關系。更直白的是,大雄殿額曰“慈容嚴在”,恭奉“圣祖仁皇帝大成功德佛牌”,雍正、乾隆這爺倆兒都認為康熙千古一帝,死后成佛,那牌位至今仍完好保存在故宮。
 
  除了這風云雷雨四座廟,故宮兩側,還有四座,總稱故宮外八廟。其中靜默寺在北長街上,原為關帝廟,明崇禎元年(1628年)募建,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在原址重建為寺。民國后逐漸成了座大雜院。住在這附近的人們喜歡稱它“大廟”。2005年1月這一帶拆遷,靜默寺有幸保存了一部分。臨街的山門上還貼著上世紀80年代的瓷磚,充滿了時代氣息。
 
  再就是真武廟。南長街南口路西,明代曾有御用監。御用監是制做保管御用家具木器的所在,為了防火,建有水神真武廟。萬歷七年,北海瓊華島上始建于元初忽必烈時期的廣寒殿倒塌,元代玉甕“瀆山大玉海”被移至御用監真武廟保存,于是真武廟又被俗稱為“玉缽庵”,庵前的胡同也因此被稱為“玉缽胡同”。乾隆時,一位叫三和的內務府官員發現,見諸史冊的稀世珍寶大玉海竟成了道士的咸菜壇子,乾隆便特在團城上造了一座琉璃頂石亭來安放,大玉海仍完好在,但玉缽胡同已于2004年被拆除了。






 
  北長街路西,還有一座康熙皇帝敕賜的萬壽興隆寺,門額乃圣祖御題。寺址是明代的兵仗局,皇帝時常來這里舞刀弄槍,類似御用武器庫加演武場,清亡后這里還曾是收容太監之所。而康熙皇帝幼年時,就住在萬壽興隆寺斜對面的一所宅院里避痘,便是那座福佑寺。
 
  最后一座就是大名鼎鼎的普度寺,山門和大殿曾還俗改民用,多年被作為副食店和糧食店使用,大殿內賣糧的人稱白老道,估計是原來廟里的喇嘛。那時糧食柜臺兩邊還有四大天王、哼哈二將,小孩兒跟媽媽一起去買糧,都揪著大人衣裳不敢撒手。普度寺在南池子路東,原是瑪哈噶喇廟,這是梵語,大黑神,其實就是文殊菩薩,乃是一座喇嘛廟。元代是太乙神壇,明代是東苑的崇質宮,清初就成了多爾袞的攝政王府,有詩為證:“松林路轉御河行,寂寂空垣宿鳥驚。七載金滕歸掌握,百僚車馬會南城。”普度寺山門為清中期和璽彩畫與蘇式彩畫混合并存,很有特點。九開間大殿頗具清初風采,柱頭上還雕有龍首,大殿前面墻體上,滿布龜背瓦,且有旗人住宅風格的低臺大窗和高高的須彌座,壯麗古樸,這是攝政王府的遺痕。說實話,選這地段做王府,除了多爾袞,也就乾隆當寶親王時有這待遇,皇城內是沒王府什么位置的。
 
  能去逛逛的地兒
 
  明代在兩馳街附近,除了衙署,還有離宮別苑,西邊是西苑,也就是北海和中南海;東邊則是東苑,也叫小南城、南內,就是景泰皇帝關他哥哥明英宗的地方。“阿兄南內如嫌冷,五國城中雪更寒”,這就是寫景泰帝同明英宗那段典故的。景泰元年到八年,英宗被軟禁于此,所居宮殿的白玉闌干也被弟弟拆了修隆福寺去了,甚至要靠皇后賣針線活度日,八年蟄伏,終于趁景泰帝病重,重登大寶,這是被史家反復詠嘆的宮廷風云。當然后來搬進來的多爾袞,也沒少折騰,把明代內城的原住民疏解騰退到外城,以便給八旗子弟騰地兒,就是他干的。






 
  普度寺的東北角,有磁器庫胡同,這也是舊日皇城衙署在地名上的遺痕。“辮帥”張勛曾在此居住,復辟失敗后,宅院被炮擊并遭焚毀,時稱“火場”,可見院子和火都非常之大。
 
  再往南,南池子菖蒲河上的小橋叫做“牛郎橋”,南長街織女河上的小橋則叫做“織女橋”,織女橋旁有……

全部文章 | 旅游資訊 | 圖片庫 | 關于我們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雜志社 版權所有,并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9034652號-1 Email:[email protected] 010-51663573

河北排列7开奖历史记录 乐百家lom6999手机版 乐优彩票怎么不能用了 重庆时时彩骗局 金牛国际官网永久网址 818彩票是不是真的 k10精准计划三期5码 时时彩后一7码心得 四川麻将初学图解大全 开心8娱乐 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