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排列7开奖历史记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旅游雜志社 > 本刊編輯 > 楊乃運 > 攝影作品 >

是的,我去了沙面

作者:楊乃運  編輯:  來源:旅游雜志社   時間:2019-05-10 17:53:33

  在廣州下了火車,拎著旅行箱去了三個地方,其中一個是沙面。來廣州之前,我從不知道沙面,聽人說起才有了興趣。以拎箱旅行者的身份走過一趟才知道,它是袖珍版的天津五大道、大連俄羅斯街、北京東交民巷,遍街是洋房,古木參天,綠蔭匝地,巷道幽幽,一個不收費的街心花園、四星旅游景區、廣州人的散步休閑之地。再深入了解,這片土地竟是中國近代史的一張晴雨表,瞭望租界史的一扇窗口。










 
  古木與雕塑的花園
 
  樹木是空間的設計師,它能按自己的意愿決定所盤踞空間的形貌,且有牽引和締造來到這個空間的人們心境心情的能力。它們不是空間的獨裁者,建筑也對空間形貌和布局有著不容忽視的話語權,而且剛性,不容置疑,但在樹木的柔性參與下,卻凌亂了陣腳,讓空間成了非心所愿的另一種樣子。街本來是兩側建筑劃分并擁有的領地,有了樹木,建筑發現自己成了配角,無奈地把本該獨領的風騷恭讓出去。
 
  我走進那條寬展的大街,卻發現是走進了綠樹和花草精心營構的公園,熾白的日光只能偷偷地溜進來,且蒙上了蔭綠,在街面和墻面上斑駁地跳躍。藍天被樹的枝葉切割,破碎成各種形狀,建筑的外立面和屋頂也多是無奈地放棄完整。但我喜歡,我為我走進陰涼、走進靜謐、走進綠色的世界而欣喜,疲累煩躁頓時消減,像顛簸于海上的孤舟駛入了寧靜的港灣。
 
  廣州是現代化大都市,看不完的高樓大廈霓彩幻影,林蔭之地比較難找,這條林蔭密織的長街就成了游者的福地。我沒有停下來,而是沿街行走,行走在以樹為主花壇密布的花園里,說不上是欣賞,而是享受。旅行箱的小轱轆磨擦地面的聲音像首抒情樂曲,心情在轔轔聲中歡快著。
 
  廣州沙面的樹種大多不是我認識的,檳榔、榕樹見過,樟樹在福建山區見過,在這里如同新識,假柿樹則聞所未聞。
 
  細葉榕是風景樹,干如藤網,我不知那條條上躥的藤狀物是不是氣根,它們有粗有細,有橫有豎,跟有胳膊有腿的人似的,或扭曲著撕扯,或緊緊地擁抱,或相依相靠,但皆是向上奮爭態。此種樹多為古樹,樹齡感覺在百八十年的有之,從樹圍上看去二三百年以上的亦有之。假柿樹皮糙肉厚,疙里疙瘩,根部群瘤攢簇,粗大若腫;上部拔聳而起,擎天奪日,通身黑褐,怪模怪樣卻很耐看,系以丑成美的經典。












 
  樹多古老,雕塑卻年輕,那是當代城市綠化帶、城市公園的標配,區別只在于選材和創意,各有各的文化背景。三個小男孩撅著屁股頭碰頭地趴在地上像是在逗蛐蛐或是在捉蟲的那組雕塑,風格比較傳統,也很寫實,但所表現的顯然不是當今兒童的生活情趣。有一個男孩兒是頭戴瓜皮帽的,這帽子一下子就把看客扯回到至少六七十年前,孩子們的天真與忘我的神態背后籠罩著已飛逝過去的歷史時空,它需借瓜皮帽通過象還原。這是歷史題材。背著挎著書包上學堂的兒童雕塑也是三個孩子,一男兩女,衣飾也非當代,幸福感溢于眉眼間的神態倒是千年都可通用。我覺得這是三個20世紀五六十年代的孩子,女孩梳著小抓鬏,這種發型應該在廣州這樣的大城市里少見了,衣裳肥大老套,非棉布包進棉花做衣褲的年代看不到。像幼師的年輕女郎拉著小提琴引領著5個幼兒過馬路的雕塑看著讓人感動,孩子們是因為年幼還是因為眼盲?頭一個孩子拉著女教師的裙子,后面的孩子皆雙手扶著前一個孩子的肩,最后一個孩子掉隊了,雙手卻依然伸舉態,是琴聲呼喚著他?我由此推斷他以及其他幾個孩子都是盲童。他前面那個孩子一手拉著前面的孩子,一臂半舉,扭頭回望,是發現最后一個孩子未曾跟上的焦灼。這是個有愛的群體,愛里透著教師的浪漫與智慧。為什么這些雕塑大都選擇歷史畫面?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始屹立于世界之林時代的幸福兒童生活橫斷面的回放?雕塑立在友好園里。友好園好理解,1988年廣州與德國法蘭克福結為友好城市,雙方市長多次互訪并贈禮物,了解沙面歷史后感覺在沙面建友好園意味深長。人民的友誼源遠流長,選取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初期段的兒童題材更耐人尋味。但從人物造型上卻看不出中外兒童玩耍生活在一起的場景,雕塑不好表現?表現了沒能看出來?一條巷的巷口林蔭下的一組雕塑明確是表達友好的,一個頭戴禮帽的外國人和一個頭戴瓜皮帽的中國人坐在一起,中國人手拿著算盤,外國人手握著杯子,隨意而悠閑,氣氛和諧。他們在做什么,不好說,是在談生意,還是中國的賬房先生向洋老板匯報?兩人看不出主仆關系,關系是對等的,相互尊重的。年代背景應是解放初期,對資本主義工商業進行社會主義改造之前,人民政治翻身,但舊習俗還未消盡的那個時段。年代再往前推就該引起歧義了。
 
  世外桃源里的洋房群
 
  文化的差異性是通向文化藝術美的通道,美在比較中顯現,差異是凸顯美的一種特質,差異自身就是美。我的這種感慨來自我看到沙面建筑的那一剎那,剎那間我仿佛走進了另一個時空,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體現了建筑的群體性差異,是與在廣州通常所見的建筑上的差異,也是面前世界里建筑與建筑之間的差異,這些差異由不得我不去想:美是大千世界,建筑品類樣貌的繁雜成就著美的體驗,沒有一種美是無差別的,差別越大越明顯,越會覺得賞心悅目。這和人的欣賞習性有關吧。膩在雷同里,煩在千人一面中,喜在個性與特色上,悅在時間與空間共同營構的文化殊異中,千篇一律的建筑是沒有吸引力的。








 
  沙面是廣州的富有世外桃源感的地區之一,那種世外桃源感,建筑環境占了主要成分,西洋建筑滿眼皆是,它們是文物。能稱為文物的,活在時間的語言體系里,蒼老和陳舊是必不會少的語匯,但對于久久浸泡在大都市新新建筑群里的游客來說,文物建筑的舊才體現著一種新。時間就像魔術師,把過往里隱藏下來的陳跡一旦展示出來,就是新異的視覺撩撥。沙面有150多座19世紀末20世紀初的西洋建筑,其中42座特色突出。統計數字只是告訴我們洋房有多少而已,對初游沙面的人沒有太大的實意義,關鍵是感官感覺,走在沙面大街上,感覺被異類異型建筑包圍了,這才是觸動心靈的。我分不出哪些建筑是新巴洛克式,哪些建筑是券廊式、新古典式、折中主義式,走過沙面大街,就像在滿全中國面孔的人群中,驟然遭遇并陷入了一群白皮膚、棕皮膚、藍眼睛、黃眼睛的外國人中。沙面西洋建筑群,就是中國面孔中的西洋人,而且來自上兩個世紀,穿著舊時的陳衣,梳著過時的發辮。仿哥特式教堂并不眼生,北京和天津都有這種哥特式……

全部文章 | 旅游資訊 | 圖片庫 | 關于我們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雜志社 版權所有,并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9034652號-1 Email:[email protected] 010-51663573

河北排列7开奖历史记录 全讯网nba比分 竟彩 中国足彩网足球比分直播 北京快3 江苏11选5开始时间 14场胜负 nba新浪体育网 浙江十一选五 广西十一选五出奖号码 广西快乐双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