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排列7开奖历史记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旅游雜志社 > 本刊編輯 > 楊乃運 > 攝影作品 >

好一個奇松麗水秀

作者:楊乃運  編輯:  來源:旅游雜志社   時間:2019-05-10 17:57:06

  去過與湖南交界的南方五嶺之一的韶關乳源縣南嶺,去過西連韶關的旅游勝地河源,都會有深深的不滿足感,一個是瑤族人的聚居區,一個是客家人的繁衍地,人文厚重,山奇水秀,景區景點頗多,時間和精力上的有限性,讓人游之難以盡興。但游過所得的收獲,遭遇的奇異和精彩,卻甜甜地刻在心里,每每回味,都是幸福。












 
  親水谷的和聲
 
  對背包旅游者來說,韶關境內的南嶺,去一趟并不客易,連韶關都是山區,那里更是大山連綿,交通不是很方便,有公交車,但車次少。車次對游覽時間的限制不體驗不知道,太大了。
 
  提韶關南嶺,實際是指南嶺國家森林公園,其內有三個旅游景區特別受驢友青睞,一個是瀑布長廊,一個是小黃山,一個是親水谷。三個旅游景區,每個都要走兩個多小時,這還是對體力比較好的驢友說的,身體差點,歲數大點,體力弱點,游心重點,時間只能再往長里打,短程安排內想全玩到,不易。我在那兒住了一晚,也只是逛了兩條旅游線,兩個景區。我喜歡在那兒住,盆地里曾是個農場場部,但像個山中的小鎮,生活味道濃濃的。早晨賣早點的攤位很多,在山溪邊吃早點,暖暖的陽光照著,溪流嘩嘩地唱著,枝繁葉茂的綠樹陪著,翠翠的山景望著,清新的空氣聞著,能和車雜人擠的城市街邊小吃攤旁吃早點的感覺一樣嗎?美美的。那個地方叫五指山。天下還有第二個五指山,兩個都在嶺南地區,一個海南,一個廣東,隔海隔山。把兩個五指山聯到一起暢想,好奇心會引發不少欲望和沖動。
 
  親水谷是我最喜歡的南嶺游覽線,它的入口鄰去廣東第一高峰石坑崆方向,進入后是雙溪潭,沿谷向東曲拐行走,會看到一簾瀑布。再向東,有映月潭、飛水潭、珍珠潭、九曲潭、青松潭、朱雀潭、青蛙潭、仙女潭、疊翠潭,從疊翠潭向南拐下去,過清水潭就是出口。也就是說,親水谷的潭很多。這樣敘述是冷冰冰的味道,離我真實的感受差別太大。游歷時,我并不關注都有什么潭,潭有什么名。潭名是人起的,那名里是命名者的感受,自己的體驗才是重要的。入谷一看到水,我便被谷、被水深深地吸引了。開始時,谷很寬,水成溪,溪面也寬闊,溪谷中布滿了大大小小的鵝卵石,還有巨型水磨石,它們有的比人高,如黑色的臥獸,石面光滑,沒有尖銳的棱角,是被大水任性地沖磨出來的,可由此推斷水大時這谷中水會有多深,流速會有多洶涌,因此也就備感幸運,看到了山溪水最柔和溫順的一面。它現在淺得浮在河沙上,還大面積地育出了綠苔綠藻,黑綠黑綠地鋪展在溪床中。綠藻沒有美感,還好像很臟似的,但看巨型的水磨石在水中映出的倒影如何清晰,倒映的石紋與色澤如何纖毫畢現,也就知道水有多透明多清澈了。兩側的山是翠的,墨綠之水與翠坡翠嶺遙相呼應,襯著滿河床水磨石鵝卵石的雪白,醉心。人踏著河中石來回躥跳,兩岸賞景,再大歲數的人也像回到了童年。一片又長又寬的褐色石板條出現在眼前時,有些意外和吃驚,水流硬是沒能把它切成碎塊,它如此堅韌地完整著,只是石面上被刮出了很多皺紋,而這皺紋則是一種天賜的美,它是石被水營造的特色肌理,堅硬而動人。溪水寬了深了,把兩岸徹底隔開了,褐色石板是唯一能親近它的地方。但我更喜歡站在石板上如站在艦船上的感覺。












 
  大部分的親水谷中路是棧道,水路在它的下面,這條水路越走越豐盈,溪水忽而從亂石中穿越,忽而在巖的條縫凹槽中奔涌,忽而跌下米把高的石崖面,忽而沉靜起來偎在巖腳似沉睡了一般……潭是時不時出現的,小的也就盆兒大,大的像個小水庫,形態萬千,顏色也不一樣,淺的黃褐色或淡白色,略深一點兒的像摻了奶的綠色,再深的是翠色、碧綠色、墨綠色。深淺與清澈度有關也無關,都是透明的,沒有雜質,清可見底,但深度與光一經合謀操控起來,水色就不由自主地變幻,水底的沙面、石塊、石條也就隨之易容易色,在水的淺淺深深中或白或黃或褐地顯現。
 
  水好看,也是因為石,石和水是絕妙的組合。粗看是崖是石是巖床改變著水的形貌,讓水多姿多態。巖床的高低決定著水的流向,巖床的寬窄深淺決定著水的形貌,水忽而長綹狀,忽而闊葉狀,忽而在巖床上成串葫蘆樣,忽而成下跌的水柱,或成飛瀉的天女散花,都是因巖床的變形和錯落。水邊巖石奇異多姿,水也就隨異生花瑰麗絢奇。紅花再好也需綠葉扶持,石是紅花,水是石的綠葉。但想想也不對,谷中石巖,無論在溪床上還是在溪床邊,無論連體還是獨立,都是被水重塑或改變過的,岸石滿身滿臉都是被水深吻過的痕跡,吻去了石的棱角,吻出了石的華膚,吻出了石的固有孔洞,讓它們成了一尊尊望水色變的怪獸。水吻中像有看不見的毛刺刮刀,鋒利無比;水更深地改變了溪床的形貌,溪床上的凹槽、池盆、碟坑無一不是溫柔至極的水之手摩挲掏挖出來的,最沒定性、最見異思遷柔媚溫婉的水竟有著如此神異的力量,所有托水近水的石貌都是水之力的宣言和廣告,水仿佛在說:給我時間,我便能改變整個世界。
 
  親水谷的流水聲也是奇特的,多處是疊聲、復聲,各種水響的交融,仿佛水音的和聲部,粗聽聽出厚度,細聽聽出層次,聽出各自音響的特色。這種效果不知因何而來,是地勢地形石貌的復雜使然,還是水流并不是來自一個方向,多有坡上水、崖上水的參與之故,抑或還有順流、逆流的暗中角斗與沖突?也不排除多層水流在交疊奔瀉的可能。
 
  廣東松,變色龍
 
  南嶺的另一個景區是小黃山。安徽的黃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溫泉、冬雪五絕著稱,小黃山也是看松的好地方。黃山的迎客松非常有名,小黃山也有迎客松,不過是小字號,干要細得多,棵也矮得多。小字號的松未必就遜色,尤其是黃山迎客松出鏡率太高,老看就有點膩。小黃山迎客松知道的人少,看到的人也少,反而有一種清奇新異感,其展臂迎客的神韻也是不差的。








 
  在小黃山,遍山都是松,滿坡滿嶺地聳立著,秀挺如華蓋,層層疊疊,集群成勢。總覺得它們與北方松不同,不僅有一種秀氣,還有一種氣韻上的差別。布在坡嶺上,涌進眼眸里,對看慣了北方松林的人是大換了口味的享受。一時還說不好差別究竟是在哪里,是樹型更挺拔、瘦削一些?是環境更多綠色的陪襯、天然植被更豐茂蔥郁?當一個當地驢友說出藍松兩個字時,我才恍然開悟,從顏色上尋找端倪。松針松冠發藍嗎?真的是有一點兒藍呢,不是特別的明顯,但從綠上說,那松綠要比北方松的深綠、墨綠淡得多,浮動溢蕩著一種奶色,使松綠更柔和,再細辨,還真能感受到那綠的藍化,頗為與眾不同。
 
  在小黃山看松,沿山道看,是看松林的陣勢,是看藍松在山坡山谷中的布局,無法親近,無路可至。爬山看松,山峻拔,路陡峭,可隨峰的高度俯瞰林海,若有云霧時,云在腳下。在遠處浮動,松林有可能成為云海中的綠島藍島,也可能全被云海遮沒。登到峰頂,獨立的藍松呈現在眼前,觸手可及,對松的觀賞可很細很細。這里的松都是廣東松,五針一束。對松不了解,以為也是一奇。經求教,得知在松樹界,兩針一束、三針一束的松都有,五針一束的也并非只有廣東松。顏色上,松中有紅松,針與枝與冠火紅火紅的,那是松的一個品種。松中還有黑松、白皮松,唯獨藍松查詢不到。與當地人交談,才知這里的廣東松是變色松,隨季節變換顏色,有黃時、有綠時,到冬季,它就變色成藍松。我游小黃山的季節是11月,這月份在北京都談不上已入冬季,是早了一些,南嶺的廣東松還沒有藍透,算是初藍、始藍。變色才是南嶺廣東松的獨有特點吧……

全部文章 | 旅游資訊 | 圖片庫 | 關于我們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雜志社 版權所有,并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9034652號-1 Email:[email protected] 010-51663573

河北排列7开奖历史记录 淘宝快3 nba新浪体育 新疆时时彩 新浪体育视频 pk10|走势图 北单比分3串1封顶奖金是多少 踢球者足球即时指数 新浪体育nba直播表 河北麻将游戏4人打 华东1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