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排列7开奖历史记录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旅游雜志社 > 本刊編輯 > 楊乃運 > 攝影作品 >

陳家祠 裝飾中的靈魂通道

作者:楊乃運  編輯:  來源:旅游雜志社   時間:2019-05-10 18:08:45

  去了幾次廣東,我以為我已經能夠清晰地辨別陶塑和灰塑。在廣東,建筑裝飾的實例看了不少,道聽途說來的和直觀感覺上得到的知識都有所積累,有了點自信,但當我站在陳家祠的庭院里,向屋頂仰望時,我才知道,我連陶塑和灰塑建筑裝飾藝術的門檻都還沒有踏入,只能在那絢麗的奇美中暈眩。陶塑和灰塑中有成千上萬個活的靈魂,而我一時間找不到通向那些靈魂的通道口。














 
  是真實的視覺擁有
 
  兩年間,我兩次路過廣州,都在廣州做了停留,而且都去了陳家祠。是故意停留的,有點兒專為陳家祠過廣州的意思。初次去陳家祠那回,是慕名,實在忍不住好奇。別人告訴給我的陳家祠,只是一句發自肺腑的感嘆句,正是這沒有任何具體內容的感嘆句,讓我感受到了陳家祠簡略概括性語言的無法描述,顯得格外神秘,我很為之動心。當我出地鐵站走過東邊的文化廣場,入檢票口站在陳家祠面前時,我理解了朋友感嘆句里的無奈。眼前出現的不僅是一幢宏大的建筑,更是藝術的奇炫之海,富麗之海,它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讓人瞠目,目觸到的瞬間,震撼襲來,如飆風。那種震撼來自于石雕,來自于磚刻,更來自于陶塑藝術、灰塑藝術,它們依附在陳家祠的屋宇上,又覺是陳家祠的建筑依附于它們,因此那些建筑才有了活力,才有了生命,才顯得與眾不同。而那襲入眼中的景狀和內心的感受,真的無法簡述,語言相對于它們,極度貧瘠。
 
  嶺南地區興陶塑大脊,大脊就是屋頂上的正脊。陶塑的大脊也被稱為花脊。嶺南的寺廟、宗祠,有名的,正脊大都由花脊裝飾。初見時,北方人會很驚奇,因為那是北方的古典建筑、傳統建筑所沒有的,但在嶺南地區見多了也便習以為常。羊城廣州的陳家祠是清光緒年間興建的陳氏家族祠堂、家族書院,雖說等級上與神廟無法比,但大脊由陶塑裝飾,并沒有什么意外,地區既然有此習俗,宗祠家廟也是廟,也可用陶脊的。問題在于陳家祠的屋脊裝飾,不僅是陶塑,還有我認定的灰塑,是灰塑和陶塑花脊的組合,這種組合,又不只是體現在大脊脊條的上下組合上,不只是上陶塑下灰塑的兩條平行的空中彩帶,它的房屋斜脊也成了豐繁的裝飾藝術的舞臺。眼前的房脊結構,與北方的建筑,在感覺上是有很大的區別的,似乎不好在硬山、歇山、懸山、卷棚、廡殿屋頂里給它們歸類。大屋屋頂有錯落,中高,左右兩側對稱地低下一塊,看似是耳房頂,卻又不是。錯位出來的頂也出正背和雙邊斜脊,有脊的裝飾性,山墻高挑出瓦坡,形成的防火山墻人字斜脊,使整面屋脊形成脊的韻律。防火山墻斜脊與斜脊間,是水平的巷口廊門頂,也有脊的,廊頂正脊。所有大大小小長長短短的正脊斜脊與巷口廊門頂的空間全部彩塑,防火山墻斜脊,從中部到底端,是臥獅獨聳出來的組合雕塑圖案。廊門頂也是上下兩層彩塑,下層是有畫框的帶故事情節和場面的鏤刻圖案,上面是由瑞獸花卉山石墊腳的人物雕塑。人物有獨自傲立的,有結伙成群的,形體巨大,體量超群,與兩面的斜脊組塑形成空中立體多彩畫廊,又與正脊的長卷雕塑畫廊相互呼應,五彩繽紛眩目耀眼,一眼望過去很難瞬間厘清細節分出層次來,只能眼花繚亂著。一個龐大而繁華瑰麗的雕塑裝飾藝術網。
 
  陷入美的暈眩中,那是種享受。那是種無法預期的突如其來的視覺震撼。












 
  不可能長時間地沉浸在這種享受中,會盡可能地讓心情平靜,厘清所見。飯菜都是要一口口吃的,一口口吃下來才好消化,藝術大餐也是一樣。靜下心來細看,把建筑裝飾分成單元,一一觀賞,擁有的感覺就會又有所不同。藝術之美變得具體,細節美進入眼簾,進入心扉。走動著縱觀也有了新的發現、新的體驗,如墀頭上坡脊的臥獅,連成排地昂首,雖一個個憨態可掬,神萌悅心,卻昂列出大陣勢,半空中透著威嚴。
 
  觀賞總要有個秩序,先近后遠,先低后高,先總后單,或者相反。
 
  陳家祠正門的那溜房屋很長,以正門為中心的對稱結構,正門兩側有耳房式屋頂,兩側耳房隔廊門有倒座房,倒座房隔廊門又是倒座房。正門屋脊、耳房屋脊、倒陳家祠正門的那溜房屋很長,以正門為中心的對稱結構,正門兩側有耳房式屋頂,兩側耳房隔廊門有倒座房,倒座房隔廊門又是倒座房。正門屋脊、耳房屋脊、倒座房屋脊都有正脊,都是陶塑花脊,高低錯落長長短短,但井然有序。正脊脊飾分上下兩層,下層為灰塑的,植物、山水、瑞獸、戲曲故事場景、博古寶瓶、題字……上層為陶塑的,一幢幢樓臺亭閣門樓樣貌的建筑形成背景,鱗次櫛比,排列成一條熱鬧的“街道”。“街道”上,各式建筑下或建筑中沒有貨棧,沒有商鋪,沒有客房、茶社,街上站立的、行走的,樓臺上扶欄坐望的全是戲劇人物。戲曲人物扮相不同,形貌神姿不同,身段不同,朝向不同,活靈活現,栩栩如生,夢幻般的獨有世界。在“街道”兩端接近結尾的部分有倒立的鰲魚,鰲魚下有“光緒甲午年 石灣寶玉制造”“光緒癸已 文如璧店造”之類的字樣。陳家祠大門兩旁有4個廊門,分別鑲有德表、蔚穎、昌媯、慶基石匾。廊門和墀頭之上的斜脊彩塑是最絢麗的部分,大紅、大紫、大藍、大綠、大黃、大黑、大褐……蔚穎,釋為慰藉遠在穎川的陳氏先祖。穎川在今河南省。這說明,羊城的陳氏家族是從中原遷移來的客家。中原的農村,總有用色大膽、新鮮艷麗的感覺,而嶺南民居宗祠黑色的屋飾條框,據說是表示先祖來自北方,懷念北方的意思。絢麗而眩目的屋宇裝飾就像文化與習俗的千古傳音,徹頭徹尾的改頭換面中,透露出客家人看似微弱實則強勁的文化根系,至少是百年家族靈魂的寄存處。
 
  無論從正門還是從廊門進入陳家祠,其后的房屋也都是陶塑的花脊、灰塑的人物花鳥山石立體畫屏。陳家祠三進三路九座廳堂,無一脊不花。更震撼的是,庭院中軸房兩側有南北向長廊,長廊廊頂,滿飾灰塑,體量巨大,與屋脊連構成氣勢恢宏的彩塑世界,絢麗壯觀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凝結在現實里的歷史記憶
 
  陶塑脊飾是嶺南獨有的,成熟于晚清。陶塑脊飾興起的時間比灰塑晚,相關專家們考證研究,陶塑脊飾是在灰塑屋脊的基礎上發展起來的,是替代,是創新,但沒有完全取代。灰塑脊飾的形式是博古屋脊,這種風格明末清初時被嶺南建筑采用,盛行于以廣州為中心的嶺南地區,一直延續到民國。博古屋脊在禮制性的建筑中的等級較低,園林府第居民聚落內的大小祠廟常用它。以灰塑造型的正脊一般是由脊額、脊眼、脊耳三部分組成的。脊額是正脊中間的匾額部分,脊額頂部中央通常不設屋頂脊剎,常采用的是灰塑浮雕或彩繪,取吉祥圖案,題材有花草、松竹、麒麟、龍鳳、獅馬等。脊眼是脊額兩側的孔洞,洞中常雕有小獸或寶瓶。也有不設脊眼的博古脊飾,脊額為整塊灰塑圖畫。脊耳是正脊兩端博古架形的塑像,左右對稱,與脊額等高或超過它,這是最體現博古脊飾特色的部分。博古架博古圖案,中原地區常見,至少人們不陌生,北京地區也有,從中能看到南北文化聯系的紐帶。在嶺南地區,陶脊裝飾大規模取代博古灰塑脊飾,是由于嶺南制陶業的發展。發展的中心在南海石灣,石灣制陶作坊的名字在陳家祠陶脊上留有不少。這種替代也是因為灰塑的極大缺陷。灰塑用料廉價,簡便易成,但不耐風吹日曬雨淋,易損壞,易退色,耐久性差。它畢竟是灰漿草筋的藝術品,使用糯米,有黏性,但又怎能與火窯燒出的陶制品比。陶塑脊飾一出世,就成了嶺南最高等級的建筑裝飾,博古脊大修時,用陶塑脊飾替換下來,看著好,就爭相效仿。陶塑脊飾不僅嶺南風行,還傳到了東南亞地區,我在越南就見到過。
 
  陶塑脊飾的視覺效果與灰塑的視覺效果是不一樣的。陶不是瓷,細膩程度差,粗糙,在日曬雨淋中也會退色,但細膩程度比灰塑要好得多,至少有一種持久的堅實感。陳家祠的灰塑比陶塑屋脊的色彩鮮艷,那是維修中重新施彩的結果。新彩與經百年風雨的老彩不在一個色調上,歲月會改變建筑飾物的風貌,任何刻意的固守都阻擋不了它不經意留下的旅痕。
 
  看陳家祠陶塑花脊,印象最深刻的除了它造型藝術的繁雜細密,人物的眾多,建筑樣式的多姿多彩,還有題材的戲劇性、故事性。那是戲劇場景和人物的立體連環畫。珠江三角洲是粵劇之鄉,粵劇自明嘉靖年間興起,被稱為廣東大戲,糅唱念做打、抽象形體表演藝術于一體。行當有武生、正生、小生、小武、總生、公腳、正旦、花旦、凈丑,傳統劇目多多,是大眾化極強的地方戲曲。戲班乘紅船沿珠江穿梭住返于各埠演出,陶脊雕塑藝人顯然從中得到了創作靈感,將花脊脊飾戲曲化,開創了一個嶄新的建筑裝飾藝術品種。陳家祠陶脊題材,除了戲曲故事,還有歷史故事、民間傳說、吉祥典故,都是當地百姓熟悉和喜聞樂見的。不過粵劇風靡的時代畢竟遠去了,代溝鴻深,外地游客更是隔時隔空遙賞,看著熱鬧,說不出名堂。看題款,“桃園三結義”“劉伶醉酒”“劉備過江招親”之類是我熟悉的,“和合二仙”“麻姑獻壽”也能知之一二,大多只能是看畫,看熱鬧。故事性比較強的陶塑畫面,灰塑裝飾更占優勢,立其下如在……

全部文章 | 旅游資訊 | 圖片庫 | 關于我們 | 留言板

?2005-2014 旅游雜志社 版權所有,并保留所有權利。 京ICP備09034652號-1 Email:[email protected] 010-51663573

河北排列7开奖历史记录 nba比分90wim 凯发彩票手机登录 快乐赛车 内蒙古十一选五手机版 天津快乐十分 mg电子注册真实送18 北京快三 麻将作弊手法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 7m篮球比分